草原生态环境保护          
  主页中文简体媒体报道- 草原生态应备受关注(经济日报)  
 

 

警钟长鸣

草原生态应备受关注(经济日报)2000年05月15日

                                                        何学功

  随着沙尘暴的频频降临,总面积近360万平方公里、占国土面积37%,农田的3.7倍,林地的3.1倍的草原生态问题,应作为一个关乎生存环境和经济发展的世纪难题受到特别的重视。

  我国草原是全国最大的生态屏障。但统计表明:我国90%的草地已经或正在退化,其中,中度退化程度以上(包括沙化、碱化)的草地达1.3亿公顷。而明显退化的草原以每年2000-3000 万亩的速度不断扩大。伴随着草原面积的缩小,沙漠扩大,草原地区降水减少,气候变干,灾害增多。同时,不少动植物灭绝,鼠虫害增加。草原生产力较50年代普遍下降了30%-50%。养一只羊所需的草牧场,新西兰只要一亩左右,我国需要20-50亩。我国北方可利用草原面积和美国的草原面积相当,而载畜量和产肉量只有美国的1%。

  在草原的管理体制上,发达国家的草场围栏都达到95%以上,而我们许多地方仍在吃草原的大锅饭,而且尚有1/3的牧民没有定居,千里游牧。十几年来的乱采滥挖等人为破坏,使已经很脆弱的草原生态更是不堪重负。

  在我国各大牧区中,内蒙古草原畜牧业问题尤其突出。内蒙古草原面积占全国草原总面积四分之一,占内蒙古土地总面积近十分之七,也是欧亚大陆草原最东端的部分。据调查,内蒙古草原总面积由60-70年代的8800万公顷减少了1000万公顷。50年来算总帐,草地产值大约每年1元/亩,投入每年0.02元/亩。在投入普遍不足的前提下牧民只能用掠夺自然资源来进行畜牧业生产。草原的载畜能力由50年代的8700万羊单位,减少到80年代后期的4600万羊单位,降低48%。牧区每年缺草约50亿公斤。

  气象研究认为,北京近十年的扬沙浮尘天气频繁与内蒙古的草原植被破坏有直接关系。开垦后又落荒的草地需要15-20年时间才能恢复到原初草原状态。若有放牧等人为因素干扰,将永久停留在退化状态。

  目前,华北、东北、西北地区有1333.3万公顷农田受到风沙侵袭。而我国土地荒漠化却在以每年2460平方公里的速度扩大。其中草原沙漠化、盐渍化每年达67万公顷,近半个世纪以来沙漠化速度比过去100年快了3倍。

  以上数字充分说明:作为草原畜牧业重要基础的草业受到了极大破坏,由于人口压力,投资不足,过度放牧,垦荒破坏,三化侵蚀,整个牧区的生产和生态体系接近崩溃的边缘。近50年来,草原畜牧业的增长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得来的。

  如果继续用对待狭义农业的观点看牧区问题,如果不是用草原生态建设与经济发展同样紧迫的观点看问题,就会导致很大的偏差。草原生态治理问题必须与草原畜牧业产业化开发结合起来,否则,牧业内部循环不会对生态治理产生反哺作用,点上进步,面上退化的草原建设局面不会有所改善。但如果不能建设一个与草原畜牧业发展水平相适应的环境,为牧民提供改变掠夺式生产的条件,在维护生态的前提下发展经济就只能是一句空话。

  那么,我国草原的潜力有多大呢?据统计,我国可以改造为人工草场的面积在20亿亩以上,占草地总面积的三分之一。如果全部建成为人工草场,可相当于增加耕地面积10亿亩以上,草地生产力可以提高约7倍。

  我国北方有47亿亩草原,丰美草原只有6亿亩,但300毫米降雨量以上的几乎都开垦了,300毫米以下是无法实行农业生产的。为此要研究如何既能使牧区发展,又能保护草原生态的办法。国家应针对草原畜牧业的特点从政策上鼓励、扶持更多企业进入草原建设领域,并从政府角度采取诸如设立专项国土治理基金、发行长期生态治理债券、迁移生态脆弱区人口、完善草原法规、实行优惠税收政策、扶持畜产品加工企业、加大水----草----林----机----料有机结合的投入力度,加快草原生态环境的恢复和实现草原畜牧业的持续发展。

  对中国草原生态问题应该从可持续发展的战略高度上重新认识,已经成为跨世纪的课题。

 

《经济日报》 2000年05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