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大步进草原":工业和牛羊 谁破坏草原程度大?
http://cn.chinagate.com.cn/chinese/yw/54566.htm

"工业大步进草原":工业和牛羊 谁破坏草原程度大?

2006年08月29日 08:32:39  来源:农民日报


  就在草原监理人员驱车几百公里围剿草原上滥挖药材的不法分子时,离他们不远处,几十台大型挖掘机正在草原 上刨着,100多辆重型翻斗汽车来往穿梭在草原上,车轮把草原碾得七零八落,卸下的土石也已经在草原上堆起了一座座高高的“人造山峦”,看上去与周围碧绿 的草原极不协调。
 
与此同时,离这个开挖处大约不到100公里的地方,另一个更大的“掘地”行动也在进行着。这就是著名的、即将年产1000万吨煤炭的胜利露天煤矿。
 
前面的开挖者是内蒙古海神集团(一个以煤炭生产为主的民营企业),他们同胜利露天 矿一样,正在内蒙古锡林郭勒草原上最好的草原、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好的乌珠慕沁草原上建设着又一座较大型露天煤矿。矿上的人很自豪地告诉记者,他们这个煤矿 是去年8月开的工,煤矿建好后,将年产300万吨煤炭。记者在有关专家的指导下大概算了一下,这样一个产量,将要在草原上开挖大约30平方公里的口子,这 还没有算上露天采矿需要的地下水、生活区、煤炭运输、各种车辆行驶以及人员活动等侵占草原的面积。
 
以此推算,产量更大的胜利露天矿破坏和侵占草原的面积将会更大。
 
让人可笑的是,开挖者很轻松地这样说,我们挖了,还要复土种树,怎么说是破坏草原呢?
 
据了解,从2004年开始,就在乌珠慕沁这片草原上,已经有十几路这样有一定规模的煤炭建设大军安营扎寨。
 
记者第一次采访时是6月份,还没有到草原的旅游旺季,但在东乌珠慕沁这个只有几万人口的旗(县)所在地,比较好的两座宾馆竟然客满。“都是谈项目和建企业的外来人在住”,知情者说。
 
乌珠慕沁草原在行政区域划分上分东西两旗(以下简称东乌旗和西乌旗),它的地面上 是广阔无垠的草原,但地下却蕴藏着丰富的矿藏,除了煤炭和石油,已经探明的金属和非金属矿藏有16种,让这个昔日美丽的草原又冠以新的“美称”———“金 属之乡”和“矿产资源之都”。
 
锡林郭勒盟“十一五”期间的计划是,重点培育50户超亿元的工业企业,它们的 行业分布主要以煤炭、电力、化工和冶金为主。到2010年,实现“1155”发展目标,即形成1亿吨煤炭、1000万千瓦电力装机、500万吨煤化工、 50万吨有色金属生产规模。为此,这个盟还提出了一个响亮的“口号”:赶超以煤炭“发家”的鄂尔多斯市。一位盟领导十分肯定和兴奋地说,要实现这个目标, 我们必须坚持走大煤炭、大电力、大化工、大矿山、大园区的路子。当记者提出这与保护草原有冲突时,这位领导回答,总不能让我们饿死吧。
 
自从草原上发现了一个个丰富的矿藏,“不能饿死”的意识陡然在这里广大干部的头脑里形成,与此同时,这样的想法很快就在这里广大的干部中形成了共识。
 
锡盟打工业牌始于2003年。有意思的是,还是这一年,盟里同时又提出了保护草原 的两项措施———“围封转移”和“禁牧休牧”,顾名思义,一是让牧民从草原上退出来,让草原自行休养生息;二是改变过去牧民随意放牧的意识。就是盟里的干 部也承认,这些措施相互之间有矛盾。
 
那么“工业和牧民,或者工业和牛羊,谁破坏草原的程度大?”当记者提出这个问题时,这里的干部都在尽力回避。
 
如果该地区真的实现了年产1亿吨煤炭的目标,到那时,它仅比著名的内蒙古煤炭大市 鄂尔多斯市现在的煤炭年产量少5000万吨,到那时,美丽的锡林郭勒草原将是一个什么景象呢?有人这样估计:到处都是挖煤的坑口,到处都是运煤的长龙。到 那时,可能这个地区很富,但号称世界第四大草原之一的这片草原,恐怕就没了。
 
记者此次在东西乌两个旗、锡林浩特采访发现,不管是阿尔善油田近两年占用草 原,还是新近煤矿等矿业的开采,包括公路取土、风电建设、旅游等占用草原,均没有办理草原征占审批手续。有采矿、生产许可及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等手续的,大 多数也都处于“先斩后奏”阶段。记者见到的海神集团特根召露天煤矿和广厦集团的乌尼特露天煤矿的负责人说,手续是盟里为我们办,要看,只有去找他们。据内 蒙古自治区有关部门统计,近年来,全区征占的草原有64884.3公顷均未经过草原行政主管部门审核批准。这仅仅是官方统计的数字,知情者说,实际的数字 要大得多。西乌旗这两年被征占草原80.5万多公顷,其中石油和煤矿几乎各占了50%。
 
东乌珠慕沁旗布勒呼木德勒嘎查的牧民见到记者说,自从采矿后,尘土大了,水位下降了,雨水也少了。
 
露天煤矿不仅仅破坏的是草原地表,更严重的是破坏了草原地下水资源。海神集团在这里开的露天煤矿已经建了十几个梳干井(用于排水)。记者沿着排水管道走了大约几公里,看到排出的水已经在草原的一个低凹处形成了面积达1200多亩的“人工湖”。
 
记者先后两次到锡盟采访,见到的牧民的情绪与干部的“群情激扬”形成强烈的反差。许多牧民不无担忧地说,这样下去,再过几年,草原就没了。
 
“工业大步进草原”的可行性和科学性,记者还特别与“煤炭生产大市”鄂尔多斯市一位有相当级别的干部探讨,他也很担忧。他说,两个地区搞工业促经济发展没错,但情况不同,锡盟可是世界的草原呀。他同时坦言说,煤炭生产在所有工业生产中对环境是影响最大的。
 
有专家指出,锡盟发展工业完全可以走一条更实际的路子,比如说皮毛、乳业和肉业等 农畜产品加工业,再往高发展,还可以搞生物科技,比如制药和化妆品等。这位专家还举了一例,前些年锡盟搞了个大油田,经济发展并没有当初想象的那样“翻天 覆地”,但东乌草原南部草原因此却开始退化和沙化了。原因主要是人员和车辆的频繁无序活动及地下水开采过量等。
 
与记者交谈的锡盟的干部对上面专家的说法不以为然。他们有他们的认识,来钱快,又省事,还是搞煤炭。
 
从锡林郭勒盟所在地往东乌旗政府所在地走不远,就能看到上面专家说的那个大油田, 路两边的草原上一座座“磕头机”(采油机)望不到头。牧民回忆,这里的草原没有油田时,绿草高的地方到小腿,低的地方也没过了脚脖子。现在都已经成了美丽 的记忆。记者看到,一个“磕头机”侵占草原大约有100平方米,加上拉油汽车和人员的活动,“磕头机”周围10米内已经寸草不长。拉油的汽车日复一日地奔 驰在草原上,他们没有固定的线路,草原上到处都是车辙,严重摧残了草原。
 
记者在牧民额尔敦巴图家的房后看到,4个高高的井架在隆隆钻探,一辆辆重型汽车从屋后隆隆驶过。新的油田又在建设。老额说,每天来往的车至少有100辆。
 
国家对保护锡林郭勒草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和投入。近几年,京津风沙源治理投入30 多亿元,仅锡林郭勒草原就占了60%多。2002年,锡盟的草原监理所由正科级升格为正处级,所变局。下面各旗县,包括乡镇(苏木)也相应升格。新增人员 273人,仅工资每年就增加400多万元。至今,全国地市级里这样的待遇依然是唯一的一个。
 
记者了解,目前锡盟各地抓资源工业已经进入了“如火如荼”的热闹阶段,只要是 地下有的而且已经被发现了的,极大地吸引了全国各地甚至国外的“形形色色”的各类企业纷至沓来,谈判的、勘探的、开采的人马你来我往,异常热闹。有人断 言,这其中不乏有准备“发横财”的,先占住矿藏资源,再倒手买卖(鄂尔多斯市有过这样的过程)。
不管怎么说,工业革命后的锡林郭勒草原上可能会出现许多百万、千万,甚至亿万富翁,主管一方的人民政府也可能会富得流油。但当工业“革”了这片世界上仅存的最美丽草原的“命”之后,再花多少钱恐怕也救不回这片草原了。
 
有专家分析说,锡盟纯牧区旗县人口大都仅几万人,在这些地区大搞工业实际上是为追求“GDP”效应。他们建议国家是否可以为这片珍贵的草原出台一个特殊的保持政策?毕竟,在我们广袤的中国,如此美丽的草原,并不太多。

(张五四)

引自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