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环境(2001年11月24日)             

主页 - 中文主页 - 媒体 - 别让草原成废墟

      别让草原成废墟
                   ——
刘序盾   

      汽车经过了京北重镇张家口后继续向北行驶,转而再往西北行驶,便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锡林郭勒草原。这里是内蒙自治区最著名的牧业基地,我们北京人喜爱的涮羊肉原料大多来自这儿。由于这里的草场好,无污染,因而出产的羊肉不但滋味鲜美,还往往冠上“绿色食品”标志。而我们此行却无心观赏草原秋色和品尝鲜美羊肉,只想到草原深处了解真相——

    北京知青情系草原

    今年初,一封当年曾在内蒙古插过队的北京知青联名信《保护草原生态环境 制止人为破坏北部草原》放在了国家环保局领导同志的案头。信的内容如下:

    环保法和草原法颁布十几年了,北部草原生态环境还在恶化。以至造成2001年元旦之际,北京和北部草原几百万平方公里之内相继发生了沙尘暴、沙尘雪。最近国务院印发了国家环保局《全国生态保护纲要》,我们非常高兴,希望随着“纲要”的贯彻实施能使内蒙古草原严重的环境恶化状态得到遏制。
    但是直到目前草原沙化的现象还没得到有效的治理,新的人为破坏环境的行为又在北部草原上开始了——――

   东乌旗满都宝力格草原面临危险

   
锡林郭勒盟最近几年草场退化、天灾不断。今年元旦和去年春节的沙尘暴和今夏的蝗灾令人闻之色变,致使这里的草场几乎枯绝,为了营救那里的畜牧业,不得不将满都宝力格的牧草运到干旱的牧区。大灾之年,满都宝力格的牧草成了锡盟最宝贵的资源,现在锡林郭勒草原上人人都知道满都宝力格是个有草的地方。但是人们不知道,大旱之年还能贡献救命草的满都宝力格草原正面临惨遭破坏的危险。这个从未受到工业污染的草场已经开始挖铁矿了!

     锡林郭勒,蒙尘的草原明珠

      锡林郭勒盟有一个近两年搞起来的银矿,该矿不仅占了牧民的草场,还遗下大片矿渣和选矿废水。
      站在高坡上望去,葱绿的草场被矿区的铁丝网圈占了很大的一片。所圈院子内土黄色的矿渣堆积出几座小山,洗矿后的废水已蓄成了湖泊。我们的视线从矿区移至近前的草场,竟也有濯濯一大片寸草不生,象是癞子头上的疮疤。走向这片疮疤,我们渐渐看清楚了――这是由三四个数十米见方的石砾堆,在赭色的石砾下露出一条条塑料布和化纤编织带……,这曾经是选矿的浸泡池。每个土池边上都有放水用的豁口,大量含有氰化钾的毒水就是从这里排放,流到地势低洼处形成一个个水潭,不仅污染被毒水侵浸过的草地,还进而渗透至地下污染宝贵的地下水源。
     在矿山旁的一户牧民家里我们了解到,几年间仅这个队就有200多头牛羊和马匹中毒死亡。开始老实的牧民还不清楚为什么牲畜陆续死亡,找来兽医把死亡的牲畜解剖后,发现其胃都变成了黑色,证实是中毒死亡,于是老乡们才想到要和矿上交涉。矿上的人倒也认帐,每头牲畜分马、牛、羊按几百至上千元认赔。只是有一条,死牲畜他们要拉回去。说是剥了皮、掏了膛还可以给工人们改善生活……大家

听了直咋舌――这些矿主真够黑心的!这毒死的牲畜哪还能吃呀?明摆着是为了销毁证据。

   一座据说是“有些背景”的银矿
 
      今年4月,东乌珠穆沁旗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局对“白音呼布银矿”污染事故进行调查之后,给旗政府的调查报告摘要。现将该“调查报告”的主要内容摘要如下:
    今年4月,在银矿东南角居住的牧户僧格家的羊在饮用从银矿尾矿坝内泄漏到他家草场上的污水后,发生中毒当场死亡绵羊29只。另外几只羊也发生了不同程度的中毒反应,山羊发生早产,羊羔死亡。牲畜中毒后,牧民找到银矿方面,银矿方面答应给牧民私下处理,不让牧民向上反映。后因羊只赔偿金额发生争议,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银矿方面在4月3日中午向苏木政府作了汇报。那苏木带领派出所的同志赶到现场,发现银矿选矿车间的废水还在源源不断顺着污水管向山下排放,蔓延数公里长,便责令银矿方面迅速采取措施防止污水继续漫流,以免造成更大的污染。并建议向环保部门进行报告。可银矿方面不以为然,认为是小题大做。因此,苏木政府于4月4日上午向我局报告了这起污染事故。
    我们调查小组于中午到达出事地点银矿。首先查看了现场。现场已经遭到了破坏,死亡的羊只都已被银矿方面私自处理了。贮存大量含氰废水的堤坝已被冲毁了两个大豁口,有毒废水混合着雪水正象水河一样流着。有一公里长,已进入牧户草场。另外,堤坝内还有数万吨结冰的有毒废水没有融化,一旦融化后果不堪设想。污染源周围是7户牧民的定居点,数千头的马牛羊就在污水附近觅食,随时都可能发生中毒死亡……
……由于含氰污水的污染,草场内的水井不能饮用,人和牲畜饮水成了困难,牧民家每年都有牲畜中毒死亡……。银矿方面不但没有认识到污染的严重性,还强词夺理隐瞒,找借口推托责任。由于该企业从接收开始,始终没有采取措施防治污染,并在环保部门多次下达限期治理决定,及行政处罚下都没有履行治污责任,特建议旗政府对该企业下达停产整顿决定,治理污染,维护牧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旗环保部门及时果断的进行了查处,4月11日旗政府下达停产整顿限期治理的通知。可是5月11日,东乌旗人民政府一纸《关于同意吉林宝力格银矿恢复生产的通知》送到了该企业,随之银矿又大模大样地开工生产。经过一个月整顿效果如何,马上就见“成效”――7月4日,环保局又接到牧民羊只因饮银矿含氰废水死亡的报告,次日派员前往查实。7月6日当地环保部门再次向旗政府报告。11天后东乌旗人民政府再次对该银矿做出了停产治理污染的决定。
    我们的车开进矿区后,只见矿区内的土路两边都是蓄水池。这里草场的地下水位较高,就靠着自然渗透来消化带毒污水,日久天长总有一朝草原的绿色要从新定义。

      至今手续都不完备
   铁锌矿却已开了6个矿井

    在中蒙边境附近,我们找到了这座东乌珠穆沁旗铁锌多金属矿。
    走进东乌珠穆沁旗铁锌多金属矿,只见矿上的发电机房正在扩建,每个井口的绞车正将矿砂提出,堆成一座座山丘……最为壮观的是该矿已经圈了牧民1万多亩草场,并在两座相距两三百米的山包之间用推土机推成坪坝,俨然是在建设一座中小型的水库。
    我们找到矿长办公室,接待我们的人在介绍矿区建设时说:“我们计划开12个矿井,日产精选矿石1000吨,日需用水量5000吨。”天哪,这么大的耗水量水源如何解决,附近方圆数十里所见的河流都是干涸的露着河床。那么只好抽取地下水,地下水位下降那会使已经处于干旱的草场生态恶化……不知决策的人有没有考虑环境生态的综合因素。 
    在问及他们是否有合法的采矿手续时,矿上的人闪烁其辞。说已经过了自治区计委、地矿厅、储委……一级一级批准了。当我们要看其采矿证和生产许可证时,他们却又拿不出来,而这两证的办理必须是在环境评估之后才能取得,所以通过我们的对话,发现他们的回答漏洞百出,自相矛盾。
      据了解,这些矿的开采有的至今未办理开采许可证,有的正在补办、有的直到自治区环保局查到门上才意识到应该进行环境影响评估......作为锡林郭勒盟的“五大重点项目”之一的铁锌矿,无疑受到当地政府支持的,有的还是经过盟政府部门对外招商引资活动引来的开发投资项目。据牧区基层干部介绍,旗领导曾召集过会,对他们说这件事(指采矿)关系到地方10年20年发展,就这么定下来了。而牧民们认为在这儿是侵犯了他们的利益,因为此前牧民们已经和苏木(相当于乡政府)签订了草场承包30年的合同。圈地采矿并没有在事先征求牧民们的意见,事后又未给被占草场的牧民任何补偿。许多牧民坚持不放弃草场的承包权,他们对此事的看法表达得通情达理:“如果真是地下藏有储量丰富的矿藏,由国家进行开采,我们没有二话可说。但是如果由私营企业这样滥开滥采,毁坏了植被、污染了水源,进而毁灭了我们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草原,我们是不同意的。”

        发展是首要的
    但更重要的是怎样的发展

    东乌珠穆沁旗在畜牧产品的深度加工方面,一直没有发展起来。虽然牧民们在当地属于比较富裕的,但相对于迅速发展的城镇(旗、盟)办公机构来说,仅靠畜牧业税收来支撑行政开支和各项事业发展所需是大大不够。而发展畜牧又受到了草场承受能力的制约,牲畜头数已经饱和,且随着干旱和其它原因造成的草场退化,畜牧业未来的前景似乎不甚乐观。在这种情势下,东乌旗一些领导便从速见成效的目的出发调整产业结构,把发展经济的着眼点从地上转移到地下,将开发矿业作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接踵而来的投资和上缴财政的许愿,的确比干别的什么事情见效更快,而在地阔人稀的草原上建设矿区又几乎没有移民或拆迁安置的成本,对于招商和投资双方都是个合算的事。一些地方领导认为:牧民的反对仅是“个别的”,属于眼光短浅,“没有站在宏观大局上看问题”。
    面对东乌珠穆沁旗草原的现状,许多有识之士向国家职能部门上书呼吁:
   
立即阻止东乌旗满都宝力格苏木开矿的行为;严格所有北部草原开矿的审批和监督;尽快建立内蒙古东乌珠穆沁旗草原生态功能保护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