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北方生态 保护濒危草原   保护草原最新消息                       留言本 

主页中文简体—虚拟水

 

点评:
  
 Virtual Water英文原义:实际用水),汉语翻译成了“虚拟水”。
    1993年由英国学者
安澜(Tony Allan)提出的新概念,用于计算食品和消费品在生产及销售过程中的实际用水量。
    2002年以“虚拟水”(Virtual Water)为主题的第一次国际会议在荷兰召开。

    2008年
安澜接受了由瑞典女王储维多利亚颁发的“斯德哥尔摩水奖”证书。
    斯德哥尔摩水奖评选委员会评价称,
安澜提出的“虚拟水”(Virtual Water概念对全球贸易政策等产生了重大影响,在水资源稀缺地区尤其如此。
   
安澜说:生产一吨小麦大概需要耗费1000吨水资源;生产1吨玉米,需要耗费将近1200吨水资源。集约化生产的肉类所需的“虚拟水”(Virtual Water更是比粮食高出十几倍,生产1吨牛肉大约需要16000吨水。
   
水资源短缺是一个非常难以解决的经济和技术问题,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 生态甚至政治问题。引进"虚拟水"(Virtual Water作为水的替代来源,可以"不动声色"地解决干旱草原(Steppe等地区 因为水短缺,人为造成的定居、荒漠化、休牧等问题,而不会在 生态和政治上导致任何后果。
 

  如果一个人一身T 恤、牛仔裤,走进餐厅,点一客牛排、一杯饮料,神不知鬼不觉,他就已经用掉将近三万升水。十六年前,安澜在纸上画出虚拟水概念,现在已经被联合国等机构用来评估粮食和消费品在生产和运送过程中,究竟消耗了多少水资源?

专访虚拟水创始人安澜我随时计算自己的水足迹

   安澜博士出现了,看上去比想象中更老。“教授,我们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谈话,用掉了多少虚拟水呢?”记者问。由于最先提出“虚拟水”概念,两年前,这位英国学者从瑞典女王储维多利亚手中接过了“斯德哥尔摩水奖”;该奖被誉为水资源保护领域的“诺贝尔奖”。

  因为安澜的奇思妙想,如今继“碳足迹”之后,“水足迹”成为环保界的新时尚。十六年前,安澜在纸上画出来的虚拟水(virtual water)概念,现已被联合国等机构用来评估粮食和消费品在生产和运送过程中,究竟消耗多少水资源?目前,中国台湾的白领大都知道,如果一个人一身T恤、牛仔裤,走进餐厅,点一客牛排、一杯饮料。神不知鬼不觉,就已经用掉将近三万升水。这些水,可以装满一百五十个浴缸,够让一个人舒舒服服用上一百天。

  “喔,你得等等,我先来计算一下,”面对记者抛出的问题,80 多岁的安澜马上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蓝色卡片,开始探究起来。这张卡片上,一共画有18 种生活用品,分别是米饭、苹果、啤酒甚至还有一张A4 纸。“咖啡需要被培育采摘,并且需要加工,”他望了一眼自己手边的咖啡,很认真地说:“这些综合在一起才有了这一杯咖啡,因为,你现在没有喝水,所以我们两个人就坐在这里聊天,大概已经用了154 升虚拟水。”

  根据联合国《全球水资源发展报告书》统计,要满足人类的衣食住行需求,每人每年最少需要一百万升水,换句话说,每隔三天,一个人就要用掉一辆油罐车的水。

  “都说10 年以后,水会比石油还昂贵?”安澜对此却并不认同,他摇头道:“不,事实上,现在世界上的很多地方,水早就贵过石油了。”

  不过,来自伦敦国王学院的安澜,并不自诩为“环保主义者”。这位老学究被学界称为当今全球水资源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但他并不同意戈尔在诺贝尔颁奖盛典上的发言。“情况不会那么糟糕,人类不会真的缺水,”安澜说,“我并不支持环境决定论。”

 

B=《外滩画报》

A= 安澜

 

  B当初你是如何创造出“虚拟水”概念的?

  A我当时在中东工作,本来我想要去寻找“人类为何总是为水而战”的原因?在研究时,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些沙漠边缘的城市,正在受到或即将受到水资源匮乏的危机,我们必须想办法来帮助他们解决这个问题。于是,“虚拟水”的念头就冒出来了。

  B具体是什么时候?为什么,你会起这么奇怪的一个名字?“虚拟水”听起来感觉有点像科幻小说里的词?

  A1988 年,我的脑海里,第一次闪出了这样的概念,当时我把它叫做embedded water(嵌入式水)。1992 年时,我改称它为“虚拟水”,因为“虚拟”这个词比较吸引年轻人的关注。

  B你可以解释下什么是“虚拟水”吗?

  A在中东我想到的一个有效的方法是,通过进口食物来解决水的问题。比如,你可以进口小麦。这看起来似乎有点不着边际。但听下去,你就会明白了。因为,人们需要大量的水来种殖小麦,所以如果你直接进口小麦,就不用花费那么多水了。而节省下来的水,就可以用于本国的生活和发展需要。以食物来做交易,可以弥补这个缺失。

  “虚拟水”概念计算的是食品和消费品在生产及销售过程中的用水量。汉堡包从外表来看和水搭不上关系,由于夹着肉饼,耗水量更加惊人,一个汉堡包需要消耗约2400 升水。不光是食品,其他消费品也要消耗“虚拟水”。例如,生产一个2 克重的计算机芯片,需要32 公斤水。

  B你的意思是,通过农产品贸易引进“虚拟水”,可以缓解一些地区水资源短缺的问题?

  A的确如此。其实我们所需的水大约有90% 都是用来种植农作物或生产其他食品的。生产一吨小麦大概需要耗费1000 吨水;生产1 吨玉米,需要耗费将近1200 吨水。生产肉类所需的“虚拟水”更是比粮食高出十几倍,生产1 吨牛肉大约需要16000 吨水。

  水资源短缺是一个非常难以解决的经济和技术问题,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政治问题。引进“虚拟水”作为水的替代来源,可以“不动声色”地解决中东等地区水短缺的问题,而不会在政治上导致任何后果。

  B现在,除了“碳足迹”,人们也开始计算起“水足迹”了?

  A是的,首先是企业也被迫加入全球节水行列。未来,企业除了要控制碳排放量,也必须留意自己的水足迹。现在,欧盟就要求,将来进口欧盟的产品,必须控制全部用水量。 例如第二大啤酒制造商SABMiller 每生产一升啤酒,账面数字是消耗4.5 升水,加上“虚拟水”之后的实际数字,竟高达153 升。

来源: 外滩画报 http://www.bundpic.com/link.php?linkid=11736


其他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