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中文主页70万亩草原为何被开垦

信箱     

点击看视频(汉语)>     < 点击看视频(蒙古语)
 

70万亩草原为何被开垦(配音文字)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0Dj2cauq4AM/

    大家好,这里是今日观察(内蒙古电视台栏目),我是唯同.呼伦贝尔草原是内蒙古最好的草原,尤其是兴安岭北麓草甸草原是原生植被最完整、植物种类最丰富的草地.近几年,我们不断听到反映:呼伦贝尔草原开垦种粮现象严重.最近,今日观察记者在新巴尔虎左旗看到,这里大面积的草原已经不再是草原了.

这是我们在新巴尔虎左旗乌布尔宝力格苏木采访时看到的情景。一家牧户的棚圈被大片麦田包围,麦田离牧户的栅栏只有几米远。从留下的设施可以看出,这里曾经是一个牧场。

牧民的搬迁是否和麦田有关系,这个牧户离开这个地方去哪儿了呢?在十公里以外的一个夏营地我们见到了那个被遗弃牧点的主人宝迪。宝迪说因为牧点附近的草原变成了耕地,那个环境已经不太适合放牧了。

"那地方是我的打草场,去年就被开垦了."

"去年开了多少亩?"

"大概两、三千亩地."

让宝迪难过的不仅仅是羊群没有了草场,更让他痛心的是再也看不到那片绿油油的草地了。我们又回到了那片麦田里。麦田下面是失去原生植被的黑土,这与不远处植被完好的草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宝迪的打草机矗立在那里,证明这里曾经是一片好草场。我们到了麦田对面的山坡上,同行的牧民告诉我们,开垦这山地草场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一带都是这样的打草场,是很好的草场,雨水好的年景,草长到膝盖这么高,所以下一尺厚的雪也盖不住."

    据了解,新巴尔虎左旗被开垦草原远不止这几千亩,牧民说南部大面积优良草原被开垦已经多年。这是我们在内蒙古草原勘察设计院看到的卫星遥感图,在画面上看到的一条条有规则的图案就是新巴尔虎左旗南部被开垦的草原。根据自治区人大调查的结果,从1991年到1997年之间新巴尔虎左旗近70万亩草原变成耕地,失去了原有的植被。

    那么,几十万亩草原为何变成耕地,这样的变化给当地带来了什么呢?

开垦草原是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的。1988年,新巴尔虎左旗成立南部农业开发办公室,并在报纸上登广告招引开发者。任远国等开发者来到新巴尔虎左旗,大片草原变成了粮田。农业开发也得到了当时呼伦贝尔盟行署的认可。为了防止开发者乱开垦,1990年呼伦贝尔盟行署专门出台文件,以罕达盖河为界线划定了农业开发区域。我们在当地几位老者的带领下来到了罕达盖河边,这儿就是当年划定农业开发区域的界线。

"这条河是界河,河以南可以开垦种地,河以北不能搞农业."

罕达盖蒙古语的意思是驼鹿,因为有驼鹿群在这里繁衍生息而得名。农业开发开垦的罕达盖河以南的草原位于兴安岭北簏,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这里仍然是一片最肥美的草原。

"这里是呼伦贝尔最南端的草场,是一片可以和呼伦贝尔三河草原媲美的地方."

"草场很好,有很多的野生动物,有驼鹿、野猪、狍子什么的."

    从1991年开始,这片处女地失去了原来的宁静,开发者的拖拉机和爬犁开进这里。草原变成粮田,茂密的原生植被没有了,成群的野生动物也不见了踪影。
虽然原呼伦贝尔盟行署划出的农业开发区域缺乏法律依据,但当地牧民认为呼伦贝尔盟行署规定的开垦界线是不可逾越的,所以称罕达盖河这条界线为“红线”,希望罕达盖河以北的草原不要遭到破坏。遗憾的是“红线”没能阻挡开发者的脚步,他们越过罕达盖河向北挺进,继续开垦草原。

面对开发者的乱开垦,当时的新巴尔虎左旗政府并没有制止。农场主任远国越过“红线”开垦了12600亩草原。旗政府知道以后对任远国罚款189000元,也就是说每亩地收了15元钱,还给他办理了“开荒审批表”。1998年,新巴尔虎左旗重新确定划分开垦区的界线,把罕达盖河以北多开垦的草原全部划进了“红线”之内。

"是越过原呼伦贝尔盟行署规定的界线吗?"

"对,越过界线往北开垦,顺西沿已经越过40华里了."

    开发者越过了呼伦贝尔盟划定的“红线”,后来旗政府重新划定的界线也没能阻止开垦草原的行为。

牧民道尔吉带我们来到了被废弃的边境防火道旁,防火道的位置在旗政府划定的界线以北十几公里的地方。而开发者不但越过了旗政府划定的界线,现在连防火道也变成了农业开发者的庄稼地,并逐年对外扩张。道尔吉说,看到一片片草原变成耕地,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防火道原来是100米宽,现在却扩大到了300米宽.在北边,耕地是农场随便扩地头开垦的,原来都是草场."

"在这儿草场被开垦的牧户有多少?"

"这一带就有十几户." 

    在过去十几年间,新巴尔虎左旗的农业开发冲过盟旗两级划定的界线,耕地面积不断扩张。《草原法》明确规定,禁止开垦草原。新巴尔虎左旗的农业开发者违反法律开垦草原,那么,为开发者划定开发范围的新巴尔虎左旗政府难道就不知道这是违法的吗?!

    开发者为什么这样疯狂扩张耕地面积,当地政府又为什么不管呢?

因为农场主们不在乡下住,所以我们很难找到他们了解情况,经过多方打听才找到了其中两位农场主的电话。阳光农场的主人任远国是来这里开发的第一批投资者之一。他的阳光农场现在已经拥有六个分场,分布在新巴尔虎左旗南部被开垦的草原上。那么,这位大农场主到底开垦了多少亩草原呢?我们电话采访了阳光农场的主人任远国。

"你耕种的土地面积是多少呀?"

"我种的总共是十万亩."

我们算一笔简单的帐就会知道这些农场主扩张耕地的原因。任远国的农场有10万亩耕地,就算每年轮休一半,一年也得种5万亩地。每亩地一年的收入按400元计算,任远国的年收入在2000万元以上。农场主为了经济利益扩张耕地,开垦草原。那么,新巴尔虎左旗政府又为什么对这种行为放任自流呢?另一位农场主白江在电话里给我们算了这样一笔帐。

"给旗里头一年交多少钱?怎么核算的呢?"

"给旗里头啊,一亩地是28块钱."

"你有多少亩地呢?"

"我自己的加上承包别人的一共有5万多亩地."

"那一年给旗里交不少钱呢."

"对,一年整个下来交一百多万."

"你们这里农场都是这种合作方式吗?"

"对,新巴尔虎左旗的都这样."

    任远国也曾自豪地说,他每年给旗财政交纳400多万元的农业费。他们所说的农业费其实就是开发草原以后向旗政府交纳的租金。这个农业费和国家农业税不同,国家取消了农业税并不影响新巴尔虎左旗农业费的缴纳。据了解,从1992年到2005年之间,新巴尔虎左旗从南部农业开发中收取农业费3852万元,在高峰期农业费占到全旗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二。

开垦草原给开发者和地方财政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效益。那么它给当地的生态环境带来了什么呢。开垦的草原是兴安岭北麓的黑土层,它在新巴尔虎左旗乃至呼伦贝尔的草原生态平衡中发挥着什么样的作用呢?我们采访了内蒙古草原勘察设计院院长邢旗。

"呼伦贝尔草原无疑就是最好的一块草原,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草甸草原,都是界于荒漠和森林之间的一个大地带,它一直在起着生态平衡的作用,生态功能主要就是涵养水分,调节气候,防风固沙."

现在乌布尔宝力格70万亩优良草原原生植被被彻底破坏,她的生态功能荡然无存。我们想从新巴尔虎左旗政府了解一些关于开垦的情况,因为是过去的事,新巴尔虎左旗现任领导对农业开发的事闭口不谈,也不接受我们的采访。但谈到草原生态被破坏,恢复植被难的话题,新巴尔虎左旗农牧业局的领导也表示出了担忧。

"原生植被是永远也恢复不了的,原来这里有麻花头,针茅,羊草,披肩草,原生态的植被很好,牧草种类特别多."

70万亩草原失去了原生植被,土地裸露,这对于被开垦的草原本身和周围的环境意味着什么呢?

"翻地以后,土壤的有机质很快就暴露在空气中,就分解得很快,再加上种农作物,营养就被农作物吸收走了,然后再通过收割,就把营养都带走了,对周遍地区的影响应该是很大的.有草覆盖的时候,空气,土壤都是比较潮湿的,如果把草给翻了,那样周围的环境肯定要旱化."

专家说,草原一旦被开垦,土壤中的营养成分会迅速流失,被开垦的草原会逐渐沙化、退化。要想恢复,至少需要30年的时间,而原始生态系统、植被种群和植物多样性的恢复则几乎是不可能的。另一面,开垦草原进一步加剧了当地草畜失衡的局面。超载放牧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加快了草场退化的速度。我们在采访中看到,乌布尔宝力格苏木很多草场都出现了沙化情况。无论是南部农业开发给新巴尔虎左旗财政带来了什么样的好处,但大面积开垦草原已经对当地生态造成了破坏.

2005年当地一位人大代表的建议引起了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重视,新巴尔虎左旗开垦草原的事情才有了转机.

2005年1月,在自治区十届人大三次会议期间,呼伦贝尔市人大代表乌仁格日勒提交了《关于坚决封闭新巴尔虎左旗开荒种地,恢复植被保护草原生态的建议》,引起了自治区领导的高度重视。2005年7月,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办公厅抽调农业委员会、法制办、农牧业厅等单位工作人员到新巴尔虎左旗实地调查开垦情况,并把调查情况转给了自治区政府。调查结果引起了自治区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要求农牧业厅汇同呼伦贝尔市调查核实后协调解决。我们这次到新巴尔虎左旗采访时没有见到人大代表乌仁格日勒,她还没有看到她所希望的结果就已经去世了。那么,当地政府怎么对待开垦草原的事,又是怎么处理的呢?我们到新巴尔虎左旗草原管理部门咨询,他们提供了这样一组数字,开垦的草原逐年要全部退耕,每年要退耕10万亩,2005年已经退了12万亩。

    开垦的草原真能退耕吗,要退又是怎么退呢?我们在新巴尔虎左旗南部开垦草原的核心地带看到了一片人工草地。这是阳光农场耕地上搞的人工草地项目。因为刚种一年,人工草地的植被还没有恢复,土地仍然裸露着。我们从工程介绍中看到,这1.2万亩人工草地共投入资金168万元,每亩草地的费用达140元。资金来源是从中央到地方,各级财政都按比例配套资金,开垦草原的农场只出资28万元。

人工草地费用昂贵,也不可能大面积种植,要恢复草原的原生植被那就更难了。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70万亩被开垦的草原何时才能恢复她原来的面目呢?!

在新巴尔虎左旗农业开发中,最大的赢家是那些农场主,他们从开垦草原中得到了数以千万计的高额利润,而留给草原的,则是片片创痍.当初,为了一亩地20几元钱的补偿款,当地政府不惜以破坏草原生态环境为代价搞农业开发,现在又不得不为破坏草原,破坏生态的违法行为买单.好在这一事件,目前引起了自治区人大,自治区农业厅的高度重视.退耕还草,人工种草等工作在当地也已启动.在结束新巴尔虎左旗采访时,临别时当地的牧民对记者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拜托你们,救救这片草原!"

好,感谢收看,再见!    

2006.8.7 21:53 首播)来源:NMTV.cn

 

 


            或 电话:13651138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