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刘书润教授授权,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曾经草原》网站管理员

中文主页 - 狼图腾 - 狼来了

       狼来了

                      《狼图腾》观后

                               刘书润 2004。12



    狼来了,那些习惯于把“狼心狗肺“挂在嘴边上的人们。
    狼来了,那些把马背民族贬为野蛮人必须同化的人们,那些把游牧文化视为原始落后必须取缔的人们。
    狼来了,那些故步自封,为自己的保守无知沾沾自喜的人们。
    狼来了,一只来自蒙古草原的狼,一只被农耕民族辱骂了一千多年的狼。狼来了,进了北京城。有的人惊呆了,捏紧拳头叫喊打狼。可是谁能想到,当年千百北京知青来到草原的一幕重现了。狼被请到了千家万户。北京人、全国人民掀起了看狼说狼爱狼的风潮。北京城狼烟四起。

    狼带来了新的理念,狼讲出了深刻的道理,狼发出了血泪控诉,狼唤起了人们的觉醒,又一次给人们输入了狼血。

    狼是家畜、黄羊和人的敌人,但又是朋友、是对手,是一个战壕的战友。人和狼各组成两个球队,共同演出一场精彩的比赛。生态学是关系学,是宽容的充满爱的科学。生态学讲的全是生物与生物、生物与环境之间的爱情故事。生态学是一首情歌、一部情书。天敌又是天友,生态学就是“敌友不分”。《狼图腾》把狼、牲畜、老鼠、旱獭、黄羊和人之间的密切关系,说得真切、说得生动、说得在理、说得催人泪下。草原是个大舞台,演出了狼与人及其他生物的爱情连续剧。《狼图腾》是个好剧本,是一部历史文化和生态学教科书。

    狼吃牲畜,是牧业的大敌。可是牧民说:“狼在草原上走动,能提高牲畜的警惕,有利健康”。假如没有了狼,草原上的牲畜、黄羊、旱獭那能如此强壮、如此聪明?假如没有了狼,草原上的生命那能度过严酷的严冬和狂风肆虐的早春?是草原狼给予它们无比的力量,给予它们战胜困难的决心和智慧。

    狼位于草原食物链金字塔顶端,人和狼是牛头上的两个犄角,是两个草原生态系统的调节者,是形影不离的两兄弟。

    狼凶狠之极,但比起人、黄羊、老鼠,它确实是弱者,因为它与老虎、鹰这些猛禽、猛兽都列为重点保护对象。蒙古人打狼,但最终是护狼,以狼为友,拜狼为师。蒙古人向狼学习狩猎、作战的战术和管理草原的方法,学习狼对同伴和幼子的爱心。充满爱的草原,最深的爱是来自最凶猛的四条腿动物,是来自被人百般咒骂的狼。

    草原是那样干旱、贫瘠。它产生不出很多粮食、蔬菜、肉食和皮毛;也养活不了那么多牲畜和人口,这与适于农耕的湿润地区相差甚远。但是它确实产生出了比任何优越环境的地区都灿烂的文化,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就因为草原上的草比农作物和内地野草更耐干旱和严寒,更耐风沙的践踏。这里的野生动物更加顽强、跑得快、飞得更高。这里的狼更多、更凶猛、更聪明。草原上的人们具有狼的性格、崇拜腾格里,更珍视大自然的恩赐,更体会生命的宝贵。他们是生态民族、绿色民族。这里的物质财富非常有限,而最大的贡献是精神、是文化,是一往无前的勇气,是开放进取、是永不言败的的追求。是大恨大爱、鲜明的团队精神。是冲击、是开创、是与大自然的和谐,是狼心。这就是草原,游牧文化的摇篮,是推动世界历史前进的发动机,是经历沧桑的大地,是羊草、针茅、德里斯、海日苏、埃哥,是牲畜、黄羊、天鹅、老鼠,是沙漠、戈壁,是天然生态系统,是狼的故乡。

    草原又十分脆弱。只要盖上房子,附近的草场就完了。只要拦上铁丝网,狼、马、黄羊就失去了奔跑的空间,只要开垦,土地就难免沙化、盐碱化。只要有足够的移民,狼、野兔、黄羊、旱獭就遭殃了。跑得再快的黄羊也赛不过吉普;再凶猛的狼也逃不出枪弹和毒药。开放的乐意交流的牧民和脆弱的草原,很难抵抗人们的贪心、致富的心态。很难抵抗渐渐临近的商业大潮。一旦实行了舍饲、定居、草场承包到户,失去了文化的载体,游牧文化也就消失了。草原就成了农村,马背民族也就成了农民。黄羊、旱獭、狼就被腾格里收回去了。草原蒙古人也不会由狼带上腾格里了。草原留给人们的将是一场恶梦、一场浩劫、一场屠杀,还有无限的思念。它再不会有什么冲击力,而将是连续不断的更猛烈的沙尘暴。

    牧民们,你们何必风里来雨里去,冒着寒风搬来搬去,住在房子里多舒服。马儿呀,你们何必整夜奔波,象猪一样呆在圈里多自在,大天鹅你们哪有鸭子好过。

    “狼图腾”告诉我们,上天造就了干旱区,派下了狼,就有它们不可代替的作用,大自然是由各不相同的生态系统组成的,越多样越丰富越接近天然,就越稳定,干旱的大草原,其丰富和稳定程度远不如湿润地区,在某一固定地点很难满足牲畜,野生动物和人类的各种需求。这里没有百货公司,都是专卖店,要想获得稳定多样的物质,就必须利用大空间,这取一点,那拿一点,进行大范围移动,这就是延续了几千年的游牧,是腾格里定下的规矩,对于草原就必须给予轻度的、小心谨慎的索取,不能进行改头换面的改造,必须进行均匀的、轻轻地利用,不把功夫固定在点上,而是分散在面上。腾格里就是要求草原成为人、狼、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范,请允许再引用一次著名的对话,孩子问妈妈:“妈妈,我们蒙古人为什么总是不停地搬家?”妈妈说:“孩子,我们要是固定一地,大地母亲就会疼痛,我们不停地搬迁,就象血液在流动,大地母亲就会舒服,你给妈妈上下不停的捶背,妈妈就感到舒服。假如固定在一处,合并成一捶,妈妈会怎样?”

    感谢“狼图腾”给我们奉献了一本绝妙的生态学教科书,生态学是最贴近人民大众的科学。讲述生物、人、狼、和自然之间的爱情故事。狼不仅是草原人民的图腾,也曾经是中华各族人民共同的古老图腾之一。都崇拜腾格里,都是大地母亲的儿子,如今的草原面临严重的前所未有的荒漠化、人工化、农村化、还有人喊出工业化。在热衷于对草原和牧民进行彻底改造的当今,在打狼的叫喊声中,狼来了,一只被当年北京知青抱养的狼,又活了,长大了,来到了北京,“小狼,小狼,开饭了!狼,你来晚了。

    有人说,“狼图腾”对农耕文明不公平,可是游牧文明曾受到多么长久、又多么残酷的不公平待遇,象农耕民族对待狼一样,又怎么样?有人说“狼图腾”不是事实,草原狼没那么神奇,牧民也没有象书中所说的那样崇拜狼,是的,现在草原上的狼和马一样,少多了,也没有那么强壮了,牧民都骑摩托了,想打狼都没了,再过几年,“狼图腾”就成了幻想小说了。

    我们不由得想起了北美大草原所经过的苦难历程,大群的野牛,狼还有印地安人,让我们引用一段当年印地安人酋长西雅图给美国总统富兰克林信中的一段话,作为评论的结束,“。。。人类属于大地,而大地不属于人类,世界上的生物都是相互关联的,就象血液把我们身体的各个部分联结在一起一样,生命之网并非人类所编,人类只不过是这个网络中的一根线、一个结。。。,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把所有的野牛杀光,把所有的野马驯化,那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如果原始森林尽是人类的足迹,幽静的山谷中布满横七竖八的电线,那将是一种什么景象,如果草丛、灌木消失了,空中的雄鹰不见了,马匹和猎犬失去了用场,即将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这一切意味着真正生活的结束和苟延残喘的开始,当最后一个印地安人与荒野一同消失,他们的记忆就象草原云影一样在空中浮动的时候,这些湖岸和森林还会存在吗?我们的灵魂还会存在吗?。。。”

    如今草原失去了狼,也失去了往日的生机,人类也失去了一个伙伴,牛头上只剩下一个独角。

    感谢“狼图腾”给予我们无限的怀念。

 

欢迎来信